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主页 > 大咖名流 > 正文阅读

毕加索晚年最珍贵的私人影像

发表日期:2022-09-21 12:52  作者:admin  浏览:

  作为毕加索挚友的法国著名摄影家吕西安·克雷格,在与毕加索20年的交往中伴其左右,他在日常生活中捕捉到的那些照片光影参差、构图优雅,拍摄者的满怀深情促成了这样一部珍贵的“家庭相册”,使我们得以有机会近距离审视伟大天才的私人生活。

  掐指算算,法国著名摄影家吕西安·克雷格与毕加索认识的那年,后者已是一位72 岁高龄的“老小孩”。如今,时光荏苒,不知不觉间,克雷格自己也到了这个年纪,同样,如他的这位前辈、益友、恩师一样,浑身洋溢着岁月凝练过的淡定和童趣。

  克雷格出生于法国南部充满阳光的小城阿尔,这个曾给凡·高等伟大画家带来无穷灵感的地方,也是著名的摄影之都。作为毕加索挚友的克雷格在20 年的交往中伴其左右,他在日常生活中捕捉到的那些照片光影参差、构图优雅,拍摄者显然满怀深情,才形成了这样一部珍贵的“家庭相册”,使我们得以有机会近距离审视伟大天才的私人生活。

  1953 年复活节,酷爱观看斗牛比赛的毕加索造访阿尔勒的斗牛场。19 岁的克雷格从众多观众中一眼就认出毕加索,飞快地跑回工作室,取了一些照片等在门口请大师过目。毕加索看完后和蔼地说:“我喜欢这些照片,希望以后能看到你更多的作品。”寥寥数语令年轻的克雷格备受鼓舞。从此,他们开始了长达20年的忘年交。

  作为西班牙人,毕加索对斗牛再熟悉不过了,曾根据生活经验创作了一套别开生面的斗牛舞作品,工作之余还和妻子儿女在家里表演。当他不能亲临斗牛场,便在家里创作,还在画布背面写上“周日”(法国斗牛比赛一般在周日举行)。兴致大发的他甚至把家中养的几只小狗当作斗牛加以训练。不过,毕加索也不总是那么热爱斗牛。《观看斗牛比赛的毕加索》反映的是1962 年他突然对斗牛心生厌倦,便在一个斗牛士的斗篷背面画画,惹得那个斗牛士愤怒不已: “他毁了我的斗篷!”可是,当他的同伴们对他能拥有大师的作品而艳羡不已,他又转怒为喜。

  《毕加索和马尼塔斯·普拉达共跳弗拉门戈舞》中的人物虽然因为动作幅度大而产生了虚影,可是却充分传递出欢快之情。时值1964 年4 月,克雷格和妻子在家里同吉普赛朋友举行晚会,突然接到毕加索的电话,听到听筒这边极其热闹,毕加索问发生了什么,克雷格把听筒放在马尼塔斯·普拉达的吉他前,引发了毕加索的极大兴趣,要求克雷格和马尼塔斯一起去他的酒店。

  当克雷格告诉毕加索总共有30 个客人时,他爽快地说:“那又怎么样?带所有人来!”于是,他们在毕加索的房间里狂欢到凌晨两点,玩得太兴奋,甚至惊动了警察。1968 年5 月,为了感谢马尼塔斯·普拉达在全国罢工期间为他和他的朋友们演奏吉他,毕加索欣然为这位吉普赛音乐家的吉他签名。然而,不幸的是,多年后马尼塔斯下榻的酒店发生火灾,这件独一无二的珍品因此毁于一旦。

  不过,老头子也不总是对所有人那么友好。毕加索的孙女玛丽娜·毕加索在传记《我的爷爷毕加索》一书中,曾经真实记录毕加索远离家人索然独居的故事。在孙女的眼中,外人奉若神明的老头有时甚至不近人情,家人也很难与之亲近。而克雷格与毕加索相识几十年,友谊却越来越深厚。谈及与毕加索相处的“奥秘”,克雷格说:第一,互相尊重,他尊重毕加索的同时,毕加索也很尊重他;第二,要有自己的特点,多年来毕加索视他为好友,在于他自己身上有让毕加索欣赏的东西。

  自从认识毕加索后,克雷格经常受到毕加索经济上的帮助。有时,毕加索看他生活比较困难,不仅自己买他的照片,还介绍朋友来买。克雷格欠钱时,毕加索也会解囊相助。第一个女儿安妮出生时,克雷格夫妇想请毕加索做她的教父,可又担心这样似乎有点自命不凡。

  当夫妇俩向毕加索提及此事时,老头马上说:“当然要由我做教父!”可是晚了,他们已经找了别人做安妮的教父。三年后,当二女儿奥利维亚来到人世时,这次毕加索和杰奎琳顺其自然地成了她的教父、教母。小奥利维亚很迷人,不爱哭闹,似乎很喜欢她的教父,总是与老头玩得很开心。在名为《毕加索与奥利维亚·克雷格》的照片里,老头与小姑娘额头抵额头,鼻子抵鼻子,非常亲密。尽管由于灯源在他们头部的后上方,造成了脸部的阴影,不能非常明晰地看出侧着脸的毕加索的表情,但是满头白发满脸皱纹的老者和新生稚嫩的婴儿之间的亲昵无间,还是感人至深。克雷格笑言,一定是毕加索紧紧抱着奥利维亚,才把他那无穷无尽的才华能量传递给了小姑娘,让她日后果真成长为一个极富创造力的女人,在巴黎学习艺术几年后,成为了一个专门设计奢华女士手提包,并拥有自己商标的女艺术家。

  毕加索除了喜欢孩子、美女,还喜欢动物,一直饲养各种各样的狗和鸟,甚至养过一只从马戏团逃出的猴子,以及一只名叫埃斯梅拉达的山羊。这些动物都成了他的模特,由此衍生出大量雕塑、绘画、素描以及陶瓷作品。

  《毕加索与蟾蜍》里的那只蟾蜍在他的花园里迷了路,虽然旁人很讨厌这个丑陋的小东西,但毕加索对它却非常着迷,不希望它从那只木箱上掉下来,甚至还准备和它说话。毕加索凝望着它,脸上尽露天真可爱的表情。

  在克雷格1955年拍摄的一组照片里,毕加索穿着喜爱的黑白相间的衬衫,显得有些怀旧,目光深邃宁静。看得出来,童年即丧父的克雷格对老头有着对父亲般的眷恋。毕加索去世时,他如同当年失去母亲一样极度悲伤:“毕加索影响我一生。”

Power by DedeCms